澪界_

我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但他不是你。
他叫我杂种,
希望我去死。
也许我必须完成一些奇迹才能见到你,
比如和你一样刀枪不入。
究竟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会吹彩虹屁我只会吹爆藤条摄爹!!!!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今日就要帶佢走,我睇下邊個夠膽攔我!”
《刺客伍六七》
cn:鲸落骨
攝影:Kyasawa藤條燜一澤

#前排吹爆藤条摄爹!!!!还有毛娘菁婧!!!!

藤條燜一澤:

——“我今日就要帶佢走,我睇下邊個夠膽攔我!”
《刺客伍六七》
cn:鲸落骨
@澪界_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终于也算是个今年去过漫展的人了😭
c服太晚下单没赶上,然而赶上了也穿不了毕竟是去比赛(流泪了)

大家好请看我的新墙头(被揍)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校运会无聊摸鱼。
我好喜欢首席柒(流泪猫头.jpg)

诈尸。
脸部花纹忘了画我也很绝望啊(望天)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很潦草摸鱼的一个私设幼希,是空间梦崽子Tv截图脑洞。
发型来源是个坑x假装黄色(光)发带是去阿柏考察前佐菲送的(你等等)

主cp柏希,if线平行。假设希卡利并没有重生的结局。
占tag致歉,脑洞借梗天鹅湖,海的女儿,吉赛尔。鞭策自己赶紧码完正文…顺带找柏希或者all希同好,光姬是真的漂亮啊(发出感慨.jpg)

最近的摸鱼,光姬拟人(抠细节抠错x)和原生凯。

退步式摸鱼.jpg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最近的摸鱼,p1是大吕儿夏小执(源论)
我想画球球,奈何不会画男孩子x

『Soleil』(中)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口气补完欧布和起源的爽(?)文
#人设属于圆谷ooc属于智障作者
#ABO设,医学生操作出没x雷者慎入
#神经病文风/脑洞破天/时间线混乱
  ps:上有修改,建议重温下再继续观看。




伽古拉彻底懵了。


应该说是彻底被红凯的天降干脆面给扑腾砸懵了。


红凯扔面的时候并没用太大力气,但伽古拉知道他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难看至极。他说不清是因为什么,自从和凯之间逐渐有了疏离感开始他的面部表情就没所谓的正常过。


红凯逃得太快,就像一只受惊的猫用力跳跃并熟稔翻过邻居家花园的围栏。当伽古拉回过神来,只剩和公园里打闹的熊孩子们大眼瞪小眼的份儿。几片枯叶慢悠悠打着旋落到空荡荡的长椅上,就好似刚才没人坐过一样。


要是以前,红凯该冲上来把他拦住后质问他的企图…他从不指望红凯能冲他笑一下,光的战士这时的表情通常会很严肃,甚至还有点神经质过头的意味。伽古拉对此说不上是喜欢还是讨厌,至少看到宿敌垂死之际还有挣扎的力气时是窃喜的。


…可他那把刀迟迟斩落不下去。


疯狂地一次次刺穿他的胸口也好,砍碎他皮衣下的白皙脖颈也好……无数次用刀锋抵住红凯,想象着将他杀死的、那美妙又绮丽的场景。然而当红凯主动抵着他的刀尖一步步靠近时,伽古拉瞪大眼、像是被什么烫到似的骤然猛将刀扔开。


一切都太晚了,刀尖前截湿漉黏糊、暗红色的血迹和腥味持续刺激着伽古拉的大脑。红凯的心脏处随着长刀被拔出而鲜血狂涌。抱着弄脏伽古拉的高价西装的决心,红凯颤抖着蹒跚上前,在双腿软掉抱住了伽古拉。


这个意味不明的拥抱并不持久,在红凯费劲维持了几秒后因为体力不支而彻底昏死倒下。伽古拉托住红凯的腰,反将红凯紧紧抱在怀里。将头埋在红凯失温的脖颈和锁骨间,双眼湿润的伽古拉感觉自己胸前痒痒的、不曾愈合的新月伤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痊愈着。


伽古拉再次确实地闻到了,他在o-50时所被吸引的、那凛冽清新又让人生寒的朔雪的味道。





又一只加拉特隆mk2被扔到城区里了。


全机械的终极审判者在空中一阵自由落体运动后粗鲁地落地,于上星期打超怪刚修好的路面又被砸出个大坑。市区附近的星云庄受波及震晃了好一阵,吓得连站都不稳的朝仓陆赶紧抱起泡面桶大口吸溜、再临危不乱地吹气后猛喝两口浓郁汤料。


…没浪费实在是太好了!!朝仓陆被自己感动到再埋头喝两口汤。


武藏轻拍朝仓陆的后背给他顺气,飞鸟趁乱和博也咬耳朵。我梦扒窗喊着红凯的名字,这时众人才发现红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变身欧布,硬挡下了mk2的无差别光炮扫射攻击后两个老冤家即刻找块空地扭打到一起去了。


跳窗临走前红凯准确无误地把果冻袋扔到垃圾桶里,顺带压抑体内彻底交叉杂乱的伤源。早在伽农一役里,飞鸟发现了重伤的自己这点一直是红凯作为奥特战士心里的疙瘩。欧布之光的确有更好的人选,却选中了不聪明又倔又固执还不够强大的自己……宽广的宇宙里还真是怪事多多。


想啥呢。突然出声的欧布吓了凯一跳,手一抖欧布圣剑差点飞出去了。


别急,我选你肯定是因为咱般配,互看一眼就能拜靶子的那种。


欧布叨叨絮絮地安抚着当初的奥特新人凯,毕竟伽古拉突然闹分歧后别扭跑路了,他不可能放任着这个孩子独自执行任务。


听好了,从你拿出圣剑那一刻我们俩就是一体的。


是一体的喔。仿佛怕凯会后悔,欧布再次强调。凯认真地点点头,下一秒又接着被欧布抢话。


我是Orb,你是Omega。咱俩O爱装B装B,相看两不厌,谁都别嫌弃谁。




[未完待续]

『Soleil』(上)

不方便发小号用大号发了。

老娘我等你手机没电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口气补完欧布和起源的爽(?)文
#人设属于圆谷ooc属于智障作者
#ABO设,医学生操作出没x雷者慎入
#神经病文风/脑洞破天/时间线混乱
(然鹅伽古拉这章并没出现x)


朝仓陆在得知红凯是个Omega时,由于过于震惊而将手里刚泡好的日清面全倒扣到身边专心致志做人造花的佩嘉身上。来不及向无辜的佩盖萨星人道歉,朝仓陆只感觉自己的下巴可能脱臼了…合不上。


导致这场小小骚乱的罪魁祸首却和没事人一样豪迈地坐在另一旁拧着弹珠汽水,其标志性的皮衣随意地披于肩膀上。仿佛没听到藤宫等人与朝仓的对话,红凯自顾自仰头咕噜噜地喝着冰好的汽水。熟悉的味道与气息让他稍微镇定了一些…虽然他表面看起来什么像是都不关心一样,波澜不惊。


最先发现他Omega身份的是藤宫博也,大海所孕育的蓝色巨人于伽农一役在刚见面时便看穿了一切。高山我梦和春野武藏很快也接受了凯是O的事实,倒是飞鸟信有点受到惊吓的样子、在拍拍后辈的肩表示支持后却也如雪消般释然。毕竟他们都是Alpha,朝仓陆再不济也是个超活力的Beta后辈。Omega发情期是个能否决一切的致命伤,所以…对于欧布选择了凯,四个前辈也是一肚子疑问与困惑。


就在当年凯目送了四个前辈齐刷刷变身飞走后准备离开时,又被齐刷刷倒飞回来的的四个奥特战士给吓了一跳。本着关爱后辈的精神、武藏拉着凯的手准备做思想工作,其表情慈祥温柔得让凯炸完毛后头皮发麻。


他们最后找了一家没人的咖啡厅进去坐着,我梦用微波炉热了一大份速食薯条放在凯的面前。紧绷与过度疲惫的神经被温热的食物香气所治愈,凯顾不上没洗手便抓着往嘴里送。他知道同为光的战士,前辈们都没有恶意。这怪不得他们,毕竟摊上了像自己这个半吊子战士……伽古拉一直喊他笨蛋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自己本是救助队出身,貌似牧师月出生的都挺适合这项工作。由于一直没有觉醒性别而作为Beta留在队里,直到和伽古拉一起要去战士之巅的前几天……他很没出息地分化性别了。Omega的气息纯净剔透,有着一股清新明朗的质感。他说不出那是什么,只是茫然地靠着嶙峋的光秃石壁任狂风夹沙雪粗暴地打撒迟迟到来的、属于自我的信息素。


那怎么办?飞鸟信听一半有点紧张,随手抓了点凯的薯条咬着压惊。


还能怎么办,凯呜咽似地把嘴里的薯条囫囵吞下,边上沾的几颗盐刺激着他被咬得裂开几欲流血的唇。勉强压住自己的信息素去求伽古拉,好说歹说借来了他的刀。凭借自己还有点医学常识,一刀赶紧把释放信息素的碍事腺体切了呗。


他说得风轻云淡,仿佛那是不关于他的事情一样。博也没忍住,手一抖整杯咖啡直接被摔到地上。透白的磁片和褐黑色液体肆意飞溅,和被迫割下切烂的腺体一样止不住地血浆四溅。飞鸟嘴里咬一半的薯条也应声掉落,冷不丁浸着被桌布渍开的咖啡液变软弯曲。就像那年那时、凯强忍着休克般惨烈的痛处,蜷缩躺在风雪肆虐的石林间自我挣扎。


伽古拉太聪明强大,他也太天真幼稚。他始终追赶着伽古拉的脚步前进,眼里满满的,都是他黑色孤独的背影。凯不愿让自己的性别分化羞辱和同他竞争的伽古拉,可不论他怎样做、他们之间的鸿沟就横在那儿。要是跨不过,就只能坠落摔个支离破碎。


四个奥特战士愣是被吓得没敢出声了,身为Alpha他们仿佛更明白凯的牺牲与舍弃。倒是武藏硬生生消化一遍反应了过来,盯着凯不知该搁哪的双眼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欧布他,没和你说些什么吗?


和没事人一样挠挠脑袋,凯思索了好一阵后,终于在首次任务的混乱记忆里找到了他在飞行时欧布之光和他的对话。


啊,他说了。


将剩余有些冷掉薯条不慌不忙地悉数送进嘴里,凯边咀嚼边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


他嗦了,嗦我是个狠人。



[未完待续]


ps:真的是一口气补完欧布and起源,首次写奥特同人慌得一批(顶锅)有什么写错或者意见求支出非常感谢了!!!(土下座.jpg)

紅鯉:

1950年,東德將此徹底銷毀……(嘔血

Monika GER48:

Berliner Schloss
柏林宫殿工地参观
1443年开始这里是霍亨索伦家族的住所。刚来柏林的时候,霍亨索伦只是神圣罗马帝国选帝侯,1701成为普鲁士国王,1871成为德意志皇帝,直到1918年威廉二世退位这里都是他们的主要住所。二战期间被严重破坏,1950年,东德将此彻底销毁。
2013年开始重建,筹集了不少资金,将于2019年秋天完工开放,届时名为洪堡论坛,作为展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