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界_

我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但他不是你。
他叫我杂种,
希望我去死。
也许我必须完成一些奇迹才能见到你,
比如和你一样刀枪不入。
究竟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

#百日all范#《焔》_Day3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因为太多历史梗所以此文对德国史专业的孩子较为友好
#急死病中肝到石乐志
#↑作者是个智障

——“是历史创造了书,还是书创造了历史。”

——那朵矢车菊应该别在他的耳畔。

事实上凯佛也这么做了、手指无意间掠到冰凉到惊人的脸颊。出于关心他伸出双手捧住了范海蓝小巧白皙的双颊,试图用他的体温温暖面前这个来自东方的瓷娃娃。

他的眸色同那个前来搭话的东方女人一样、都是浓郁纯净又莹润剔透的墨色。

——“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

他们就那样伫立在白色的雪里,注视着同样年幼却并异常清醒的彼此。凯佛忍不住抱紧面前比他矮了半个头的蓝发少年,隔着厚厚的保暖衣服、一股钻心的寒气瞬间侵入凯佛的体内。早已失去知觉的范海蓝顺势瘫入凯佛的怀里,提琴自手心滑轮砸落到潮湿冰凉的雪地上。

——“生日快乐。”

他听到了祖父苍老又沙哑的声音,还有精致小巧的铁器相碰发出的清脆声响。血液里流淌的某种父辈情愫让他一瞬间失了神、却又不明白那种空缺到底是什么。眼前阴沉的天仿佛从未晴朗过,就如深入骨髓的痛楚从未轻易痊愈。

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看到满脸泪水的祖父,凯佛早已忘却。而范海蓝也把他给忘了,世界龙斗大赛上,他认出了范海蓝、但范海蓝并没有认出他。

拜龙斗大赛所赐,他终于明白了那天祖父所说那番话的含义。受到伤害的国家并不少数,面前那个固执又倔强的蓝发少年看起来还比凯佛他自己还深困于那种痛楚。

亨利是什么时候出的门,这并不重要。凯佛走近躺在沙发上沉睡的小范,将他垂于沙发边缘的左手小心地裹回毯子里保暖。随即他俯下身,轻吻范海蓝如瓷般冰凉的额头。

“我保证…悲剧不会再次重演。”他握紧于手心里祖父的遗物,隔着毛绒绒的毯子用手指一遍遍描绘海蓝纤细的手腕。

“任何人都不会忘却、父辈的荣耀抑或是惨败…”

“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我保证。”

沉睡少年冰冷的身躯仿佛有所回暖、那天刺骨的寒冷宛若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往,屈居深藏于回忆里的一角。

——“生日快乐,范海蓝。”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