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界_

我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但他不是你。
他叫我杂种,
希望我去死。
也许我必须完成一些奇迹才能见到你,
比如和你一样刀枪不入。
究竟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

#齐霍#《盛夏的果实.Ⅰ》

#首发百度all霍星吧
#伏笔和剧情线非常多,建议直接忽略别看/bu ni
#齐霍夏日祭//是坑
#厚着脸搬几年前的黑历史过来…

远方的山峦因为夏日的明亮而生机青葱,绵延伸向望不到尽头远方。

——时值咕噜鱼镇的盛夏。

阔大的电车厢内回荡着沙哑急促的铜铃声、振着耳膜间跃动的热风。有些拘谨地起身站稳后走下电车、霍星撑开手中黑色的雨伞,站在十字路口的车站旁伫立。稍微抬头便能望见因为栉风沐雨而锈迹斑斑的路牌、上面的红漆剥落,与午后小镇的宁静与安详融为一体。

霍星的左手握紧了冰凉的金属制伞托,黑色衣袖却藏不住惨白的细手腕。金枪鱼镇的喧闹的孩童们在风中迫不及待地褪去稚嫩的束缚、舒展成大人的模样,唯有他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个被人们渐渐忘却的记忆里。

倏然迈开脚步、稳妥地踏上炎热午后无人的街巷。漫无目的的路过拐弯口的一间书店,抬眼间便透过玻璃橱窗看见了贴在书柜旁、当天日期报纸的头条。

紧靠着灼热的玻璃橱窗踮起脚,抬起右手揉揉干涩的双眼。好像是哪里有让警 官们废时伤脑的案件…好像又是被谁破了这件案子。

盛夏的热度让空气都沸腾起来,与报纸上那抹明亮的橘红如同夏日的阳光般耀眼。

——照片上的那抹橘红,好耀眼。

       真的好熟悉,好耀眼。

试探着向后退了一步,霍星的双手握紧了伞柄低头垂眸。他不太适应周围的过分安静。

——走吧,安定下来吧。

脑海里的声音这样地劝着自己。

该有多少年了,霍星一直是孤身一人的、除了昔日的支离破碎记忆而没有任何羁绊地活着。自从那位唯一对他慈爱的老者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又只剩下多少真正在乎他的人?

——答案是Zero。

就像一颗黑色的星星被隐没在璀璨的星空,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辉。也不会有人看见。

神游间,书店的玻璃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看店的老板娘好客地邀请霍星进去店里坐坐。

——“外面那么热,请进来吧。小姑娘,我觉得你很面熟。”

声音虽然有些嘶哑,但在霍星听来却无比熟悉。系统虽然运转迟钝、好歹最后还是分析出了声源:凤老板。

霍星从没想到,面前那个扎着白色围裙、捧着冻手的玻璃茶壶弯腰为他倒酸梅汤的慈祥老人,就是多年前金枪鱼镇上以性格火爆出名的粮油店老板。

每个人都是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时间却把扎人的石头磨得圆润,磨得陌生。世事是一块厚砂纸,慈祥耐心打磨着初涉入人世的每一块扎手的石子。

紫红色的汤水荡漾于白瓷杯内、激起一圈又一圈涟漪。香甜冰爽的白霜打旋着升起,窜上霍星的刘海梢与眼睫毛之间。

——过得还好吗。

霍星用手托腮。

系统情绪检测确认…莫名的惆怅。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