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界_

我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但他不是你。
他叫我杂种,
希望我去死。
也许我必须完成一些奇迹才能见到你,
比如和你一样刀枪不入。
究竟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

#熔魂后记/朝夜与焔.
#作者是个智障。

说实话,《熔魂》是我第一篇开始认真写的亨范同人。

并不是因为想发糖,也不是因为单纯想看他们在一起。只是单纯地从原著向推测,再加上宛若官方无心的玩笑却和所有历史事件重叠的梗。

先从哪里开始讲好呢…稍微地有点伤脑筋,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重温龙斗,不难发现小范为了中国队的付出和牺牲是其他所以人都比不上的。从开场暗中帮助拿不到自己心爱龙球机甲的孩子顺利地从柜子上拿到机甲的那个镜头,已经向观众阐明了小范的闷骚冷静却又异常善良的性格。帮小晖训练也好,私下找到阿森也好,我们所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付出。还有在对战英国队的时候,请求队友一定要赢的同时又请求队友们原谅他的自私。

他发自骨子里的善良和责任感常让人忘了,他还只是个10多岁的孩子。

龙斗的结局无疑是传统式的Happy End,但不禁令人遐想其中角色未来的成长。中国队未来的路不可能以小范这样的牺牲维持,而小范的责任感和善良只会最大限度地毁了他。

就像我在熔魂里写的,小范的独白:

——“我的时间有限,我不可能一直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为他们披荆斩棘…我能做到的,就是将灵魂熔为一顶王冠,待他们彻底成长到、能被世界所加冕之时。”

熔魂铸冠,大概是目前为止我这个蹩脚的理科生能想到的、最美的词语。

感谢Sound Horizon,熔魂里很多隐晦的比喻和形容全都是借鉴了SH的曲子。

首先是朝夜,曲梗中代表诞生的绣球花与代表死亡的紫罗兰。其代表色为青色和紫色。小范抱着那束系着青色绸带的矢车菊,代表着新生与降临;亨利所给予小范的白玫瑰和紫色绸带,代表着在出生之日就已到来的终结。

——“还未出生就已注定死去”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曾深爱着一个正直秩序与民主宽容的国家,只可惜他过于早逝。他叫普鲁士,他的生日和范海蓝一样,都是1月18日。

在翻阅过各种版本的欧洲史料,我可以打包票肯定这个国家并没有历史书里那么妖魔化。从他诞生的史实开始,他有太多地方和小范太像了。以至于我当初看到官方小范的生日,我差点抱着借来的资料哭出声。

所以,我将英国部分回忆录历史和普鲁士的命运分别代入到了亨利和小范身上。

那啥,这个高考并不会考,大家请放心。

我只是假设了一个范海蓝最后牺牲了自己的结局、以这种想法写着熔魂。当然,亨范感情线我琢磨了很久。在原作都非常重视彼此的状态下再加以延伸,互相暧昧却从不点破彼此。

之所以以亨利的视角和家书作为开头,是因为英国史学家霍布斯邦曾回忆起了“打了胜仗但缺乏幽默感的盟军”如何清楚柏林胜利大道两侧的历代统治者塑像,由此“让有关普鲁士的一切,在1945年以后永远从德国人的记忆中消失。”。

我并不认为、小范的付出和牺牲会被队友所发现和认同,同为强者的亨利更是和小范关于这点矛盾渐渐激烈化。最后否定了小范的一切的人,除了亨利之外没有更好的人选。

从开头的伏笔就奠定了全篇的结局,各位看官还请自行脑补。

因为历史梗的关系,背景舞台是在一月初飘雪的德国。所以有了番外的凯范线,更多是想表达小范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被官方奠定了悲剧色彩。

题目焔、来源于SH的单曲,是一位母亲唱给她还未出生就已经死亡的孩子的歌。

我不否定牺牲,如果为了让你更加强大。

就如焔的开头所写:

——一个民族所经受的磨难与坎坷永远不会被时间所抹去,生于乱世的父辈们所遗之物是沧累的疤痕、凝结的血痂、同时也是别在心头上的勋章。

其中的意义不必深究,各位看官看着能当粮吃就行。

病情恶化外加学业繁重,很抱歉最近没有更文。
考完试有点时间趁着头脑还能正常思考、很匆忙地写下了这篇独白和后记。以后有时间会修改了。

那么,来和我说说话吧。

趁我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文笔不精、还请多多见谅…真的非常抱歉。

评论

热度(4)